• WAP手机版 设为首页
世界名著

狗的秘密生活(13):第12章 狼兄狗弟

时间:2008-12-3 20:49:02  作者:李发志转  来源:四川省成都市华西动(宠)物医院  查看:4384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第12章 狼兄狗弟 想像一下,在一个车水马龙的大都市里,家中经常养着六到八只狗,会是何种情景?但是凭良心说,问题其实不大。我所养的这些澳洲野狗和雪橇狗,在某一方面还真的颇为类似它们都是如此优雅有礼,非常爱干净,也不会放声乱叫。以至于如果不是特别注意,几乎很难察觉我家养了那么多狗。 也许有人会说,它们的这些特质,很像豢养在家中的猫。事实上却不然,它们比较像土狼或胡狼,身体十分强健,同时又体态轻盈,因此行动起来可以悄然无声。相对而言,体型小得多的巴哥狗,在活动时所发出的噪音,反而比那些大型狗吵闹得多。因为巴哥狗走起路来很笨拙,总是跌跌撞撞的。而且,只有巴哥狗会对它们身旁人类的一举一动,产生高度兴趣,因而汪汪大叫。当然,大多数的动物总是多多少少会叫几声,尤其当它们同时感觉到吃惊和困惑的时候。 绝大多数的动物,包括人类在内,会发出一种短促而尖锐的叫声,例如我们常听见别人“啊”的一声。已经被驯养多年的家狗,当它们感到情况有异时,会很富艺术性地持续发出吠叫,以警告其他的狗,对突如其来的状况提高警觉。至于哈士奇犬则截然不同,它们对于人类所发出的一般性声音或经常性的事件,几乎视若无睹,也不会因此大叫,认真计算起来,说不定它们对着天上的鸟叫的次数,还比对着人类叫的次数多。其实它们也很少对着鸟大叫,其中原因和它们不对人叫是完全一样的。因为无论人类或鸟类做什么,它们都觉得事不关己,毫无意义。   闻出味道来   强烈的对比是,狗儿们对彼此却有源源不尽的高度兴趣。假设有一只狗短暂离开了一阵子,当它回来的时候,其他狗会静静地围上去,对它又闻又嗅,探查看看到底它身上有什么气味。气味除了可以显示它心里正在想什么,其中所包含的讯息,可能还不只于此。这些气味同时还可以显示出它去过哪些地方,因为那些地方的味道,都会被带回来,附着在它的毛上。当这只狗一进来,众狗就会分别闻它的嘴唇、它的皮毛、它的生殖器官、它的腿和脚。虽然不多见,但它们偶尔还会去闻闻它的肛门,或是肛门附近的分泌腺。如果它们闻这个部位,很明显的是想从这里得知,有关它在狗群中角色地位的讯息,而非有关它旅行中的新鲜事。 我家的这一群宝贝狗,有时也会闻我、探查我,尤其是当我有好长一段时间离家远行之后。它们对于我的腿,特别是膝盖以下的部分,最感兴趣,好像这个部位曾经被浸在什么强烈的气味中似的。 这样一群优雅而温文有礼的狗,让我不禁联想起狼那种动物来。我家的狗旅行时真的很像一群狼。通常我们想像狼旅行的时候总是前呼后拥,浩浩荡荡一大群,行经之处所向披靡,好像树林都快要被扫平了。事实上也是如此,尤其在冬天,当它们一大群集体迁移,又不打算再回到原居住地的时候。不过,如果不是在这种情况下,它们反而比较习惯独来独往,或仅是夫妻结伴同行。我家的狗通常也是独行侠,顶多两三只一起旅行,因为当它们倦游归来,总都还是要回家的。 有趣的是,当它们和我一起出门的时候,就会变得成群结队。因为是由我领路,使它们搞不清楚最终目的地,所以都不敢脱队。我通常都会带着它们穿街过市,这时候我只消把玛丽亚拴上狗链,留它在我身边;那么其他的狗,就会紧钉着我或是玛丽亚的后脚跟。因此会形成一支有领导核心、规规矩矩的旅行队伍,神似一群倾巢出动的蜜蜂。不用说,我从来不曾刻意训练它们这样做,或给与它们任何与此相关的练习。我只想观察它们会怎么做,而不是要它们揣测我的心意,照我的意志行动。   与雪花共舞   绝大多数的时间里,它们想要过野狼一般的生活。就好像狼一样,它们会在土里挖一些浅浅的、如狗一般形状的凹洞。天气很热的时候,它们趴在洞里睡觉,到了冬天,虽然我们很欢迎它们进屋来一起取暖,晚上也总是把它们带到屋子里来,但它们依然在雪地上挖洞做床。每当一场大雪方歇,我常到后院去呼唤它们。 乍看之下,白茫茫的后院完全不见群狗踪迹,待我一出声,它们才一个个从藏身的雪堆里面跳起来,扬起片片雪花。哈士奇犬对冬天真可谓情有独钟,尤其被训练为雪橇狗之后更是明显。每年,到了白天愈来愈短、晚上愈来愈冷的时候,它们也显得愈来愈快乐、愈来愈兴奋;而等到第一场雪飘下,那种亢奋更是到达极点。刚落雪的时候,它们全无声息,但任何人都可以从它们的表情上,寻到那股紧张与兴奋。争先恐后,它们一下子全急忙冲到院子里,绕着院子高兴地打圈圈,时而纵身轻跃进沁凉的空气中,捕捉飘逸的雪花。   狼狗同宗   有一次,我得到一个可以把狼和我家的狗作一对比观察的机会。不仅和巴芬岛上那些为糊口辛苦工作的狼对比,也和被人类驯养的狼对比。这些狼的生活,和大多数家犬的生活其实大同小异。 我所对比的两只狼分别名为杰瑟若及克蓝,它们通常被养在学校或其他教育机构,代表它们的同类作为样品,供人参观。有时候它们也会被拴在百货公司的橱窗里,因为这样的展示有助于商家促销狼的皮毛。在我们的左右邻居间,由于这两只狼的造访,掀起了轩然大波。当我家的公狗看到这两位稀客光临,立刻显得有些相形见细,纷纷退到后院去;母狗倒是毫无拘束地走向前,和狼兄狼弟嬉耍。 出于紧张,许多邻居打电话叫了警察来,但是由于法律上并未规定这是非法的,所以警察也没办法赶它们离开。以至于在我们附近的街道上,仍不时可以看见它们的踪影。只是这两只“罪魁祸首”,对于自己所引起的人心惶惶毫无所悉。它们只是相亲相爱,并肩坐在挂着美丽装饰品的枫树下,一副很知足常乐的模样,气定神闲看着从我家门前缓缓驶过的车水马龙,或是每隔一段时间,就抬起头来看看我家的那群狗;后者正被关在一个楼上的房间里。不过可想而知,它们一定也是不断地透过窗户,往外看着那两只狼。 在态度上,这两只狼和我所养的狗十分相似。就好像我家大多数的狗一样,这两只狼之间也没有血缘关系,它们甚至还不是同一种狼。其中一只是布法罗狼;另一只则是北极冻原带狼。就如同我家狗群之间的关系一样,它们彼此只是好朋友。   天生的歌唱家   在狗和狼之间,只有一点最显著的不同,至少就我所观察到的是如此。那就是,每隔一段时间,这两只狼会“唱歌”。它们的歌喉是那么的清亮,而且十分优美。至于它们所唱的歌,则是如此艺术典雅,它们的混声二部重唱,严谨得就好像照着乐谱在和声。很明显的,它们之所以能唱出这么动人的歌声,绝非出于侥幸,更不是随兴之作。当人们听到这样的歌声,通常都会如遭电击般,全身寒毛竖立,但这两只狼很显然乐在其中,因为它们每次引吭高歌之后,看起来都有说不出的欢畅。 一般来说,它们会在一天中的固定时间开唱,例如,它们几乎都在每天下午大约四点左右的时候,唱上长长的一曲,至少当它们住在我家的那段期间都是如此。而且,它们还会在每天早上小试一下歌喉。虽然它们晚上都是在一辆货车里面过夜,但总能很清楚的分辨出朝东的方向,而且就我来看,更不可思议的是,每当漆黑的天空转成黎明前的鱼肚白,它们俩个都会挤在一起,透过货车小小的窗子,凝望东边的天空。它们会并肩坐等太阳升起,当远方地平线上出现第一道红光,歌声也随之而起。据它们原来的主人说,它们每天都会这样唱,日复一日,所有的成年狼都会一起唱。然而,在它们正式开始高唱之前,必须确实看到太阳边缘露出第一道红光。这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吗?我们无从得知。总归来说,它们的智慧着实令人大出意料。   歌声?噪音?   相反的,我家的狗却很少这样唱歌。当它们第一次听到那两只狼唱歌,立刻变得安静无声。它们很专注地玲听,却没有回应,更没有加人合唱。一开始,我觉得这些狗有点奇怪,过了一会儿,当我再进一步细细寻思,我发现我好像从未听过这一群狗齐声高唱,或是扯直了嗓门乱嚎。除了有一次,救火车从我家门口呼啸而过,它们异口同声合唱过一回。狼群经常嚎叫,而成群的哈士奇犬也会。当一大群狗聚居在一起,这种齐声嚎叫所产生的噪音,往往是人类最头痛的问题。 在某些地区,无论乡村或城市,一个人常常能够引发邻近大部分的狗此起彼落地吠叫。科学家往往也能借着树林中狼群嚎叫呼应的声音,寻找到狼的所在位置。不过我家的狗却例外。从来没有人能够让我家的狗高声狂吠,不管是单独一只,还是成群齐吠。然而,这其中还是发生过两次例外,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。    

12 狼兄狗弟

想像一下,在一个车水马龙的大都市里,家中经常养着六到八只狗,会是何种情景?但是凭良心说,问题其实不大。我所养的这些澳洲野狗和雪橇狗,在某一方面还真的颇为类似它们都是如此优雅有礼,非常爱干净,也不会放声乱叫。以至于如果不是特别注意,几乎很难察觉我家养了那么多狗。

也许有人会说,它们的这些特质,很像豢养在家中的猫。事实上却不然,它们比较像土狼或胡狼,身体十分强健,同时又体态轻盈,因此行动起来可以悄然无声。相对而言,体型小得多的巴哥狗,在活动时所发出的噪音,反而比那些大型狗吵闹得多。因为巴哥狗走起路来很笨拙,总是跌跌撞撞的。而且,只有巴哥狗会对它们身旁人类的一举一动,产生高度兴趣,因而汪汪大叫。当然,大多数的动物总是多多少少会叫几声,尤其当它们同时感觉到吃惊和困惑的时候。

绝大多数的动物,包括人类在内,会发出一种短促而尖锐的叫声,例如我们常听见别人“啊”的一声。已经被驯养多年的家狗,当它们感到情况有异时,会很富艺术性地持续发出吠叫,以警告其他的狗,对突如其来的状况提高警觉。至于哈士奇犬则截然不同,它们对于人类所发出的一般性声音或经常性的事件,几乎视若无睹,也不会因此大叫,认真计算起来,说不定它们对着天上的鸟叫的次数,还比对着人类叫的次数多。其实它们也很少对着鸟大叫,其中原因和它们不对人叫是完全一样的。因为无论人类或鸟类做什么,它们都觉得事不关己,毫无意义。

 

闻出味道来

 

强烈的对比是,狗儿们对彼此却有源源不尽的高度兴趣。假设有一只狗短暂离开了一阵子,当它回来的时候,其他狗会静静地围上去,对它又闻又嗅,探查看看到底它身上有什么气味。气味除了可以显示它心里正在想什么,其中所包含的讯息,可能还不只于此。这些气味同时还可以显示出它去过哪些地方,因为那些地方的味道,都会被带回来,附着在它的毛上。当这只狗一进来,众狗就会分别闻它的嘴唇、它的皮毛、它的生殖器官、它的腿和脚。虽然不多见,但它们偶尔还会去闻闻它的肛门,或是肛门附近的分泌腺。如果它们闻这个部位,很明显的是想从这里得知,有关它在狗群中角色地位的讯息,而非有关它旅行中的新鲜事。

我家的这一群宝贝狗,有时也会闻我、探查我,尤其是当我有好长一段时间离家远行之后。它们对于我的腿,特别是膝盖以下的部分,最感兴趣,好像这个部位曾经被浸在什么强烈的气味中似的。

这样一群优雅而温文有礼的狗,让我不禁联想起狼那种动物来。我家的狗旅行时真的很像一群狼。通常我们想像狼旅行的时候总是前呼后拥,浩浩荡荡一大群,行经之处所向披靡,好像树林都快要被扫平了。事实上也是如此,尤其在冬天,当它们一大群集体迁移,又不打算再回到原居住地的时候。不过,如果不是在这种情况下,它们反而比较习惯独来独往,或仅是夫妻结伴同行。我家的狗通常也是独行侠,顶多两三只一起旅行,因为当它们倦游归来,总都还是要回家的。

有趣的是,当它们和我一起出门的时候,就会变得成群结队。因为是由我领路,使它们搞不清楚最终目的地,所以都不敢脱队。我通常都会带着它们穿街过市,这时候我只消把玛丽亚拴上狗链,留它在我身边;那么其他的狗,就会紧钉着我或是玛丽亚的后脚跟。因此会形成一支有领导核心、规规矩矩的旅行队伍,神似一群倾巢出动的蜜蜂。不用说,我从来不曾刻意训练它们这样做,或给与它们任何与此相关的练习。我只想观察它们会怎么做,而不是要它们揣测我的心意,照我的意志行动。

 

与雪花共舞

 

绝大多数的时间里,它们想要过野狼一般的生活。就好像狼一样,它们会在土里挖一些浅浅的、如狗一般形状的凹洞。天气很热的时候,它们趴在洞里睡觉,到了冬天,虽然我们很欢迎它们进屋来一起取暖,晚上也总是把它们带到屋子里来,但它们依然在雪地上挖洞做床。每当一场大雪方歇,我常到后院去呼唤它们。

乍看之下,白茫茫的后院完全不见群狗踪迹,待我一出声,它们才一个个从藏身的雪堆里面跳起来,扬起片片雪花。哈士奇犬对冬天真可谓情有独钟,尤其被训练为雪橇狗之后更是明显。每年,到了白天愈来愈短、晚上愈来愈冷的时候,它们也显得愈来愈快乐、愈来愈兴奋;而等到第一场雪飘下,那种亢奋更是到达极点。刚落雪的时候,它们全无声息,但任何人都可以从它们的表情上,寻到那股紧张与兴奋。争先恐后,它们一下子全急忙冲到院子里,绕着院子高兴地打圈圈,时而纵身轻跃进沁凉的空气中,捕捉飘逸的雪花。

 

狼狗同宗

 

有一次,我得到一个可以把狼和我家的狗作一对比观察的机会。不仅和巴芬岛上那些为糊口辛苦工作的狼对比,也和被人类驯养的狼对比。这些狼的生活,和大多数家犬的生活其实大同小异。

我所对比的两只狼分别名为杰瑟若及克蓝,它们通常被养在学校或其他教育机构,代表它们的同类作为样品,供人参观。有时候它们也会被拴在百货公司的橱窗里,因为这样的展示有助于商家促销狼的皮毛。在我们的左右邻居间,由于这两只狼的造访,掀起了轩然大波。当我家的公狗看到这两位稀客光临,立刻显得有些相形见细,纷纷退到后院去;母狗倒是毫无拘束地走向前,和狼兄狼弟嬉耍。

出于紧张,许多邻居打电话叫了警察来,但是由于法律上并未规定这是非法的,所以警察也没办法赶它们离开。以至于在我们附近的街道上,仍不时可以看见它们的踪影。只是这两只“罪魁祸首”,对于自己所引起的人心惶惶毫无所悉。它们只是相亲相爱,并肩坐在挂着美丽装饰品的枫树下,一副很知足常乐的模样,气定神闲看着从我家门前缓缓驶过的车水马龙,或是每隔一段时间,就抬起头来看看我家的那群狗;后者正被关在一个楼上的房间里。不过可想而知,它们一定也是不断地透过窗户,往外看着那两只狼。

在态度上,这两只狼和我所养的狗十分相似。就好像我家大多数的狗一样,这两只狼之间也没有血缘关系,它们甚至还不是同一种狼。其中一只是布法罗狼;另一只则是北极冻原带狼。就如同我家狗群之间的关系一样,它们彼此只是好朋友。

 

天生的歌唱家

 

在狗和狼之间,只有一点最显著的不同,至少就我所观察到的是如此。那就是,每隔一段时间,这两只狼会“唱歌”。它们的歌喉是那么的清亮,而且十分优美。至于它们所唱的歌,则是如此艺术典雅,它们的混声二部重唱,严谨得就好像照着乐谱在和声。很明显的,它们之所以能唱出这么动人的歌声,绝非出于侥幸,更不是随兴之作。当人们听到这样的歌声,通常都会如遭电击般,全身寒毛竖立,但这两只狼很显然乐在其中,因为它们每次引吭高歌之后,看起来都有说不出的欢畅。

一般来说,它们会在一天中的固定时间开唱,例如,它们几乎都在每天下午大约四点左右的时候,唱上长长的一曲,至少当它们住在我家的那段期间都是如此。而且,它们还会在每天早上小试一下歌喉。虽然它们晚上都是在一辆货车里面过夜,但总能很清楚的分辨出朝东的方向,而且就我来看,更不可思议的是,每当漆黑的天空转成黎明前的鱼肚白,它们俩个都会挤在一起,透过货车小小的窗子,凝望东边的天空。它们会并肩坐等太阳升起,当远方地平线上出现第一道红光,歌声也随之而起。据它们原来的主人说,它们每天都会这样唱,日复一日,所有的成年狼都会一起唱。然而,在它们正式开始高唱之前,必须确实看到太阳边缘露出第一道红光。这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吗?我们无从得知。总归来说,它们的智慧着实令人大出意料。

 

歌声?噪音?

 

相反的,我家的狗却很少这样唱歌。当它们第一次听到那两只狼唱歌,立刻变得安静无声。它们很专注地玲听,却没有回应,更没有加人合唱。一开始,我觉得这些狗有点奇怪,过了一会儿,当我再进一步细细寻思,我发现我好像从未听过这一群狗齐声高唱,或是扯直了嗓门乱嚎。除了有一次,救火车从我家门口呼啸而过,它们异口同声合唱过一回。狼群经常嚎叫,而成群的哈士奇犬也会。当一大群狗聚居在一起,这种齐声嚎叫所产生的噪音,往往是人类最头痛的问题。

在某些地区,无论乡村或城市,一个人常常能够引发邻近大部分的狗此起彼落地吠叫。科学家往往也能借着树林中狼群嚎叫呼应的声音,寻找到狼的所在位置。不过我家的狗却例外。从来没有人能够让我家的狗高声狂吠,不管是单独一只,还是成群齐吠。然而,这其中还是发生过两次例外,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。

 

 


标签:狗的秘密生活 
相关评论
昆明宠宝利宠物医院 | 昆明盛美动物医院 |
copyright© 2005-2010 华西动物医院 , all rights reserved。站长:李发志 建站时间:2008-7-13 蜀ICP备05006894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