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WAP手机版 设为首页
世界名著

狗的秘密生活(16):第15章 曲终狗散

时间:2008-12-28 21:00:29  作者:李发志  来源:四川省成都市华西动(宠)物医院  查看:3788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第15章 曲终狗散 自那时候,这个狗群的稳定性,就再也未曾受到外界的干扰。但是,随着时光逝去,狗群本身却产生了改变。首先是伊奴姝克也就是我们狗群中地位较低的母狗,薇娃那位最年幼的女儿,现在已出落得高大美丽,它和苏西交配之后怀孕了。不过纵使它与地位最高的公狗发生过肌肤之亲,仍然无法提升自己在狗群中的地位。玛丽亚独自霸占着那个狗穴,丝毫没有让伊奴姝克分享的意思。因此这个大腹便便、即将临盆的小母亲,只好跟着它的养母可琦一块儿,在树林子里四处搜寻,找一个替代的洞穴,好让伊奴姝克分娩时有安身之所。后来它们发现了一裸倾颓的大树,树下一块朝地面的树根里,有一个浅浅的地下洞穴,那里原本是一群野鼠的家。   狗情冷淡   这让我联想起,有一次我曾在加拿大的安大略省(Ontario)看到一只怀孕的母狼,由于在狼群中根本排不上名,所以它生产的时候只好到外面找了一个这样的洞穴栖身。可琦驱逐了野鼠一家,接着伊奴姝克占洞为主,准备在此生儿育女。然而就在它分娩前的最后一刻,我忽然失去勇气,还是不放心让它在野外生产,因此又把可琦和伊奴姝克带进了屋子。它们其实并不想进屋,只想待在大树下面的洞穴里。但是我很担心,深怕分娩的过程会出差错,因此坚持强留它们在屋子里。 结果这一胎诞生了五只小宝宝,可琦和伊奴姝克同心协力抚育它们,但是群狗却对它们不闻不问,全未伸出援手,反而一直保持距离,走得远远的。然而,似乎是因为母亲和祖母早已对它们耳提面命、殷殷告诫过了,当这些小家伙长大到能够跑出去的时候,全都一溜烟奔向它们树洞下的新家。 在那之后,我带伊奴姝克和薇娃去动绝育手术,薇娃却因此发生了不幸。也许是那个兽医用了过量的麻醉剂,严重破坏了它的肝脏和肾脏,或许是手术中,除了子宫之外,兽医还误切了薇娃其他的器官。总之,当我去医院接薇娃的时候,它几乎站不起来了。(很快地我发现,那个医生很害怕,假设薇娃死在他的诊所中,我不会付他钱的。)但它还是很勉为其难地挣扎着站了起来,因为它怕我会抛下它,离它而去。   神医也难回春   我一辈子都忘不了,那个可恨的兽医和他可怕的太太,一直骗我说薇娃很好,叫我放心。接着我带薇娃回家。当它病情稍稍稳定些,可以负荷出门旅行的时候,又带它去新罕布什州,求助于一位我所知道最好的兽医师,然而即使是神医也难回春,救不了薇娃的命。 薇娃知道自己的病情危在旦夕,生时无多。它在我们借住的那所房子的地下室里,找到一处黑暗的角落,蜷曲在那里,把自己藏了起来。我一直坐在旁边陪它,却无法减轻它的痛苦。它情况非常糟,不能吃、不能喝、不能动,任何一点轻微的移动,都会使它痛得哀哀哭嚎。结果我别无选择,只好请兽医帮它打了一针,用安乐死的方式结束了它的痛苦。最后,薇娃死于兽医诊所。 两个星期之后,我女儿遭遇到一次严重的意外事故,受伤得非常厉害,并且需要在马萨诸塞州长期住院医疗。当我和我先生到医院去看她,得知她短时间内都无法出院时,我们决定搬回剑桥去陪伴照顾女儿。我先生在华盛顿靠近他办公室的地方,找到了一间公寓,我们把弗吉尼亚州的房子出租给一位陌生人。这个时候,我家的狗群也面临不得不解散的命还。   看来也只能如此了。一位拥有一支雪橇狗队的朋友,收容下苏西和温迪戈,并编入狗队之中;就它们而言,这是很好的归宿,因为这两个家伙很喜欢赛跑。同时,我也找到一间允许养饲宠物的公寓房子。那真的是一间小房子,比我们弗吉尼亚州栅栏里的狗屋大不了许多,但我们仍然必须挤在里面暂时安身。一间公寓中住了我、我儿子、一位名叫乔的学生(那个时候他正好和我们住在一起),还有可琦、伊奴姝克、玛丽亚以及法娣玛。 不久之后,我的女儿出院了,也和我们住在一起,只是她必须定躬往返于家里和医院,以便做追踪检查和复健。玛丽亚搬进新公寓之后的第一个反应,就是破门而出,和养女法娣玛一起去外面冶游,就像它多年前随着米萨一起去冶游一般。它去了哪里呢?   旧地重游   它毫不迟疑地直接奔回我们以前所住的那一区,距离它上一次去那里己经过了好多年了。但是不晓得为什么,它并没有回到我们从前所住的那座房子。也许是因为虽然经过了许多年,它旅行认路的本领仍然没有改善,以至于不太找得到原来的地方。其实它当时已经近在腿尺了,很可借并未再坚持一下。它带领着忠实的法娣玛,那位壮硕的养女寸步不离地跟随它。玛丽亚爬上一家人的门前阶梯,这一家人就住在距离我们以前老房子约两个路口的地方。他们非常善良热心,想办法打电话给我,就如同玛丽亚心中预设的状况一模一样。当时在它的脑海中,也许盘旋着早年冶游的回忆,也许想到它在弗吉尼亚州的狗洞,或正思念着它的儿子,甚至想起了亲爱的米萨。不过,无论如何,当我过去接它回来的时候,它显得十分冷静温柔。 又是一年过去了,我的女儿结束了医院里的复健治疗,再度回到大学里去继续学业。我们其他的人也可以再回到弗吉尼亚州,同时找回我们失去的伴侣,重温旧日时光。我去接了苏西和温迪戈,然后一起回家。但是就在我们团聚后不久,可琦潜伏多年的肝癌发作了。当它病情垂危的时候,连路都走不动。我把它带进屋子里来,想给它一个安全的环境,同时尽可能让它温暖舒适一些。可是它不领情,一心只想回到栅栏那边,即使是爬也要爬过去。最后,它拖着虚弱的病体,爬到通向大门口的碎石子路,并且用眼神拜托我帮它开门。我实在太喜欢可琦了,无论它想做什么,我都在旁边僻着宦石当时它最大愿望就是靠近狗洞,捌窟一会儿。   临终心愿   也许是因为我太喜欢它了,以至于无法作出冷静的观察。不过即使在那个关键时刻,我还是看得出来,它最需要的不是我,也知道其实我帮不上什么忙,它对于我陪在身边并未显示出太大的反应。我猜想,它一旦赢得了狗群对它的接纳,就非常害怕失去。同时,它也希望有伊奴姝克在身旁。它的这位养女就坐在旁边,没有如何特别的殷殷伺候,只是静静地坐着,其实这就是可琦当时的心愿。能够靠近这个它费尽千辛万苦才成为其中一分子的狗家族,垂危的它已经心满意足了。所以在它生命终结前的那儿天,我一直都待在栅栏里陪着它。 记得我曾经读过有关某些垂死动物的文章,它们有的会像薇娃一样,远远地爬离团体,也许是不想让原来的死对头知道自己已无反抗能力,免得再遭攻击。然而可琦死前的表现却截然不同。它的死并没有解开我心中的谜团:为什么它们垂死时的表现,会有如此大的差异? 后来的一年之内,温迪戈死于肾脏功能衰竭,死因和它的哥哥苏西一模一样。接着玛丽亚也得了癌症。玛丽亚生病了,法娣玛心痛如绞,整个病中它都紧紧守护在身旁。当我最后一次带玛丽亚去兽医那里的时候,法娣玛想要拯救玛丽亚,并且跳进车子里,我试着赶它下车,它却跳进了后座;当我打开后门想要抓它下来时,它又跳到了前座;好不容易把它弄下车,立刻加速离开,它却拔腿狂奔,开始追起车子来。透过后视镜,我看见它在我们身后,在遥远的道路尽头打转,像一片秋天里随风飘逝的落叶。  

15章 曲终狗散

自那时候,这个狗群的稳定性,就再也未曾受到外界的干扰。但是,随着时光逝去,狗群本身却产生了改变。首先是伊奴姝克也就是我们狗群中地位较低的母狗,薇娃那位最年幼的女儿,现在已出落得高大美丽,它和苏西交配之后怀孕了。不过纵使它与地位最高的公狗发生过肌肤之亲,仍然无法提升自己在狗群中的地位。玛丽亚独自霸占着那个狗穴,丝毫没有让伊奴姝克分享的意思。因此这个大腹便便、即将临盆的小母亲,只好跟着它的养母可琦一块儿,在树林子里四处搜寻,找一个替代的洞穴,好让伊奴姝克分娩时有安身之所。后来它们发现了一裸倾颓的大树,树下一块朝地面的树根里,有一个浅浅的地下洞穴,那里原本是一群野鼠的家。

 

狗情冷淡

 

这让我联想起,有一次我曾在加拿大的安大略省(Ontario)看到一只怀孕的母狼,由于在狼群中根本排不上名,所以它生产的时候只好到外面找了一个这样的洞穴栖身。可琦驱逐了野鼠一家,接着伊奴姝克占洞为主,准备在此生儿育女。然而就在它分娩前的最后一刻,我忽然失去勇气,还是不放心让它在野外生产,因此又把可琦和伊奴姝克带进了屋子。它们其实并不想进屋,只想待在大树下面的洞穴里。但是我很担心,深怕分娩的过程会出差错,因此坚持强留它们在屋子里。

结果这一胎诞生了五只小宝宝,可琦和伊奴姝克同心协力抚育它们,但是群狗却对它们不闻不问,全未伸出援手,反而一直保持距离,走得远远的。然而,似乎是因为母亲和祖母早已对它们耳提面命、殷殷告诫过了,当这些小家伙长大到能够跑出去的时候,全都一溜烟奔向它们树洞下的新家。

在那之后,我带伊奴姝克和薇娃去动绝育手术,薇娃却因此发生了不幸。也许是那个兽医用了过量的麻醉剂,严重破坏了它的肝脏和肾脏,或许是手术中,除了子宫之外,兽医还误切了薇娃其他的器官。总之,当我去医院接薇娃的时候,它几乎站不起来了。(很快地我发现,那个医生很害怕,假设薇娃死在他的诊所中,我不会付他钱的。)但它还是很勉为其难地挣扎着站了起来,因为它怕我会抛下它,离它而去。

 

神医也难回春

 

我一辈子都忘不了,那个可恨的兽医和他可怕的太太,一直骗我说薇娃很好,叫我放心。接着我带薇娃回家。当它病情稍稍稳定些,可以负荷出门旅行的时候,又带它去新罕布什州,求助于一位我所知道最好的兽医师,然而即使是神医也难回春,救不了薇娃的命。

薇娃知道自己的病情危在旦夕,生时无多。它在我们借住的那所房子的地下室里,找到一处黑暗的角落,蜷曲在那里,把自己藏了起来。我一直坐在旁边陪它,却无法减轻它的痛苦。它情况非常糟,不能吃、不能喝、不能动,任何一点轻微的移动,都会使它痛得哀哀哭嚎。结果我别无选择,只好请兽医帮它打了一针,用安乐死的方式结束了它的痛苦。最后,薇娃死于兽医诊所。

两个星期之后,我女儿遭遇到一次严重的意外事故,受伤得非常厉害,并且需要在马萨诸塞州长期住院医疗。当我和我先生到医院去看她,得知她短时间内都无法出院时,我们决定搬回剑桥去陪伴照顾女儿。我先生在华盛顿靠近他办公室的地方,找到了一间公寓,我们把弗吉尼亚州的房子出租给一位陌生人。这个时候,我家的狗群也面临不得不解散的命还。

 

看来也只能如此了。一位拥有一支雪橇狗队的朋友,收容下苏西和温迪戈,并编入狗队之中;就它们而言,这是很好的归宿,因为这两个家伙很喜欢赛跑。同时,我也找到一间允许养饲宠物的公寓房子。那真的是一间小房子,比我们弗吉尼亚州栅栏里的狗屋大不了许多,但我们仍然必须挤在里面暂时安身。一间公寓中住了我、我儿子、一位名叫乔的学生(那个时候他正好和我们住在一起),还有可琦、伊奴姝克、玛丽亚以及法娣玛。

不久之后,我的女儿出院了,也和我们住在一起,只是她必须定躬往返于家里和医院,以便做追踪检查和复健。玛丽亚搬进新公寓之后的第一个反应,就是破门而出,和养女法娣玛一起去外面冶游,就像它多年前随着米萨一起去冶游一般。它去了哪里呢?

 

旧地重游

 

它毫不迟疑地直接奔回我们以前所住的那一区,距离它上一次去那里己经过了好多年了。但是不晓得为什么,它并没有回到我们从前所住的那座房子。也许是因为虽然经过了许多年,它旅行认路的本领仍然没有改善,以至于不太找得到原来的地方。其实它当时已经近在腿尺了,很可借并未再坚持一下。它带领着忠实的法娣玛,那位壮硕的养女寸步不离地跟随它。玛丽亚爬上一家人的门前阶梯,这一家人就住在距离我们以前老房子约两个路口的地方。他们非常善良热心,想办法打电话给我,就如同玛丽亚心中预设的状况一模一样。当时在它的脑海中,也许盘旋着早年冶游的回忆,也许想到它在弗吉尼亚州的狗洞,或正思念着它的儿子,甚至想起了亲爱的米萨。不过,无论如何,当我过去接它回来的时候,它显得十分冷静温柔。

又是一年过去了,我的女儿结束了医院里的复健治疗,再度回到大学里去继续学业。我们其他的人也可以再回到弗吉尼亚州,同时找回我们失去的伴侣,重温旧日时光。
我去接了苏西和温迪戈,然后一起回家。但是就在我们团聚后不久,可琦潜伏多年的肝癌发作了。当它病情垂危的时候,连路都走不动。我把它带进屋子里来,想给它一个安全的环境,同时尽可能让它温暖舒适一些。可是它不领情,一心只想回到栅栏那边,即使是爬也要爬过去。最后,它拖着虚弱的病体,爬到通向大门口的碎石子路,并且用眼神拜托我帮它开门。我实在太喜欢可琦了,无论它想做什么,我都在旁边僻着宦石当时它最大愿望就是靠近狗洞,捌窟一会儿。

 

临终心愿

 

也许是因为我太喜欢它了,以至于无法作出冷静的观察。不过即使在那个关键时刻,我还是看得出来,它最需要的不是我,也知道其实我帮不上什么忙,它对于我陪在身边并未显示出太大的反应。我猜想,它一旦赢得了狗群对它的接纳,就非常害怕失去。同时,它也希望有伊奴姝克在身旁。它的这位养女就坐在旁边,没有如何特别的殷殷伺候,只是静静地坐着,其实这就是可琦当时的心愿。能够靠近这个它费尽千辛万苦才成为其中一分子的狗家族,垂危的它已经心满意足了。所以在它生命终结前的那儿天,我一直都待在栅栏里陪着它。

记得我曾经读过有关某些垂死动物的文章,它们有的会像薇娃一样,远远地爬离团体,也许是不想让原来的死对头知道自己已无反抗能力,免得再遭攻击。然而可琦死前的表现却截然不同。它的死并没有解开我心中的谜团:为什么它们垂死时的表现,会有如此大的差异?

后来的一年之内,温迪戈死于肾脏功能衰竭,死因和它的哥哥苏西一模一样。接着玛丽亚也得了癌症。玛丽亚生病了,法娣玛心痛如绞,整个病中它都紧紧守护在身旁。当我最后一次带玛丽亚去兽医那里的时候,法娣玛想要拯救玛丽亚,并且跳进车子里,我试着赶它下车,它却跳进了后座;当我打开后门想要抓它下来时,它又跳到了前座;好不容易把它弄下车,立刻加速离开,它却拔腿狂奔,开始追起车子来。透过后视镜,我看见它在我们身后,在遥远的道路尽头打转,像一片秋天里随风飘逝的落叶。

 


标签:狗的秘密生活 
相关评论
昆明宠宝利宠物医院 | 昆明盛美动物医院 |
copyright© 2005-2010 华西动物医院 , all rights reserved。站长:李发志 建站时间:2008-7-13 蜀ICP备05006894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