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WAP手机版 设为首页
世界名著

狗的秘密生活(8):第7章 我们一家都是狗

时间:2008-10-10 18:34:21  作者:李发志  来源:四川省成都市华西动(宠)物医院  查看:4074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第7章 我们一家都是狗 大约就在这个时候,第四只狗出现在这幅群狗图中,就是我前面提过的米萨。由于它的主人要远行去欧洲,想暂时把它寄养在我们家,因此特别于离开前带米萨来拜访,以便让狗儿慢慢习惯今后将要寄居的新家。 米萨给人的第一印象真是不同凡响,一马当先飞也似冲进前门来,主人只能在后面牢牢抓住链子,而链子已经被米萨扯得笔直。我们刚一解开它的链子,玛丽亚正好从厨房走出来,而宾哥也正好高视阔步,大摇大摆地下楼,准备查看到底是谁来访。依照过去的老规矩,宾哥此时扮演的角色是对着来客严厉地大吼,直到认为来人己经通过检查得以入内,它才会闭嘴,接着把前脚放在来访者的膝头,以表示准许进入或欢迎之意。然后它会转过身,抬头竖尾缓缓走在客人前面,像引领来客进入房子一般。 这一次,宾哥正好整以暇地走出来,预备重施故计,却在看到米萨的那一刻,忽然煞住脚步。哇!这从没见过面的家伙竟是如此的庞然巨物,赶快打起精神,摆出架式,非得好好给它一顿下马威不可。 一见钟情 然而,在另一方面,米萨对宾哥简直就是视而不见,目光越过宾哥的头,早已三步并做两步,轻滑向前,准确地在玛丽亚面前立定停住。玛丽亚则立刻屈身向前,作出邀请米萨一起玩的动作,它的身体语言似乎在说着:“追我!”而米萨也立即接受了这分邀 既快又轻,这一对快乐的伙伴风也似地绕着房间迅速移动,从沙发跳到餐桌椅,又从椅子跳到窗边木椅,再从窗边木椅跳到桌上。所有动作都是在极端安静中进行,除了桌椅因为受到震动而发出“磕磕磕”的声音,以及它们不小心碰倒了一堆书,或撞翻了桌上的摆设,所引起的乒乓声。但是它们自己是如此的轻盈,四只脚和地板之间几乎只有靖蜒点水般地接触。一边跳跃,眼中散发出光辉,全身充满了惊人的活力,这两只狗儿很明显的正沉醉在无比欢欣之中,如此美好的景象,可说是前所未见,令人大开眼界,我真想就这样看着它们不断追逐跳跃,直到永远。 当这一切迅速进行的同时,宾哥也很努力地想引起它们的注意,让它们感觉到自己的存在。它企图稳重地、昂首挺胸地穿梭于米萨的长腿之间,抬头看着米萨时,表现出一种庄重的神情,似乎想宣示它在这屋子里具有领袖的身分。 然而宾哥实在是太矮了,站在地板上和米萨之间有好大一段距离,况且当时米萨一心正和优雅的玛丽亚追逐玩耍,在家具间高来高去,对宾哥的种种作态毫无所悉。不过米萨愈是目中无人,宾哥愈是不甘示弱,更加摆出挑战的姿态。当米萨从沙发上弹跳起来的那一瞬间,宾哥奋勇冲向前,挡住米萨的去路,准备张嘴咬住米萨的腿,但没料到米萨仅仅是微微触地,立刻又飞跃而起,弹起的时候偏偏又不小心把宾哥撞了个四脚朝天。宾哥恼羞成怒,大吼一声追向米萨。 此时我们围观的几个主人好像才忽然大梦初醒,发现我们自己正被两只长毛翻飞、兴奋跳跃的狗儿绕得团团转,一时间大家开始去追宾哥,抓到它以后,送进另一个房间。此刻,米萨和玛丽亚仍然深深相互吸引,眼中只有对方,对于外界发生的所有混乱,根本浑然不觉。米萨甚至没注意到主人是什么时候离开的,而且似乎也不在意主人没有向它告别。   米萨和玛丽亚的欢愉 在它们初识之后大约一个星期,玛丽亚己经准备好可以交配了,它四只脚稳稳地抓地停立,抬起头,含情脉脉地凝视米萨。它轻轻移开尾巴,直到尾巴几乎紧紧贴住身体的一侧,米萨迈步向前,把前脚搭在玛丽亚的背上,然后性器官交接,由于玛丽亚还是个处女,它忍不住痛,呜呜地叫了一声,但是并没有挣扎逃开。不久,它们已经紧密接合,在这一刻,它们的耳朵松缓下垂,脸部表情透着温柔,不语含笑。嘴巴微微轻后,呼吸愈渐急促,体温也不断升高。接着它们转为臀部对臀部的姿势,并且双双躺在地板上。时光缓缓溜过,好一会儿之后,这对爱侣终于分开,然后辅过共看着对方,开始卿卿我我,绕着屋子欢喜雀跃。当时通向后院的门正好没关,它们一溜烟跑出去,又追又跳,何其幸福美满! 说起来宾哥也还真是了不起,值得引以为傲,整个交配过程中,宾哥都在场,似乎颇能分享它们的欢乐,也衷心为它们感到高兴。在米萨与玛丽亚亲热的当儿,宾哥始终保持柔和的神情,不断和我们互换愉悦的眼神,好像也想印证我们是不是乐见这桩终身大事,是不是和它一样有成人之美。不过,大多数时间它都只远远站在屋子的一角,没有打扰米萨和玛丽亚,除了偶尔一两次,宾哥靠过来瞧瞧,很温柔,也满高兴地样子(当目睹其他狗交配时,许多狗也会有这种表情)。不过宾哥并不是怀着什么鬼胎,甚至根本没有妄想在米萨之后,它是不是也有机会一亲芳泽。 宾哥不存非分之想是绝对正确的,因为玛丽亚从来就不曾对它假以辞色,遑论接受它的情意。在这一点上,玛丽亚和其他的狗便大不相同。一般来说,大多数母狗在一天内可以委身于好几只公狗,或是每天都换不同的伴侣。因为这种滥交的结果,有时候同一胎生下来的狗崽,可能就会是同母异父,也就是说一胎所生,却各有各的爸爸。由于玛丽亚是如此小心翼翼地为米萨守身如玉,因此当它去外面尿尿的时候,也不会刻意做记号。 依据狗的习惯,很多发情期中的母狗,常常在尿尿的时候,以后腿半蹲,然后再抬起一只腿,把尿洒向路边的一些大型目标上,通常可能是一棵树,以此作为根据地,去散发自己的气味。如果有人经过,脚上沾到尿味,就会帮它们把气味传递给远方的公狗。多年之后,米萨离开了我们,玛丽亚失去爱侣已久,才开始用这样的方法,让别的公狗知道它正处于发情状况。又过了好多年,玛丽亚才表示出愿意接受其他的狗作为伴侣(不过可怜的宾哥从来没有被列人候选名单)。   亲密爱侣 从它们相识的那一天起,米萨和玛丽亚便食同钵、行同路,连睡觉也腻在一起,耳鬓厮磨。当米萨来我们家初访那天,它的主人不久之后又去而复返,要带米萨回家,他们竟然必须大力拽着它走。不过,一个小时之后,这位多情种子又跳过自家的围篱,跑回我们家来了。米萨接着在我家后院演出一场携美私奔记。 它在我家木篱笆下面打了一个洞,带走了玛丽亚,而玛丽亚也乐得和它一起出去漫游旅行。有时它们会在外流连终日,甚至经常彻夜不归。而我则不时会在清晨时分,于我家前廊的台阶上发现这一对倦游归来、蜷曲高眠的夫妻。不过,由于我们这一区有禁止狗儿在外游荡的法律,为免玛丽亚陷身狗网,我们不得不将它禁足,防止它和米萨一起出去漫游。每逢这种时候,玛丽亚都会守在门边。痴痴盼郎归,只要一听见米萨回来了,它立刻一个箭步趋靠近,把鼻子埋人米萨的长毛,仔仔细细盘查一番,而米萨也鼓足了耐性,一动也不动地站着,让老婆检查个够。当然,这其实只是狗儿一向的本能而已,身为社会性的动物,某一只狗回来时,带着某一种气味,代表某一种讯息,让别的狗仔细闻它,也就是让别的狗分享它所带来的讯息 自米萨与玛丽亚陷人爱河,玛丽亚的家就成了米萨的家,而米萨在的地方也就是玛丽亚心之所系的地方。如果它们俩个没有办法一起出去旅行,为了玛丽亚,米萨一回来必定先来我家报到。当米萨单独出门,玛丽亚则会痴心等待,不是徘徊于门旁,就是傻傻望着窗外。一旦米萨的身影映人眼帘,它会立刻跳起来,我们也因此知道米萨回来了,打开门放它进来。 如果说狗也有这种罗曼蒂克的爱情,使得双方都能为爱人守节,甚至因此在性关系上也能忠贞不二,一定会有许多人嘴之以鼻。他们会反驳狗根木就缺乏情爱的观念,说狗也懂得爱情的人,只是强把人类自己的思想,移转到狗的身上。然而以我的观察,这种结论太武断了,也违背事实,与人类许多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相较,米萨和玛丽亚之间的爱毫不逊色。从它们的身上更显示出,罗曼蒂克的爱情,具有非凡的价值。即使是如罗密欧与莱丽叶那般回肠荡气的爱情,也可能发生在非人类的身上。而且论爱的强度、论爱的重要性,在在不输给人类。 由于这种爱情散发出紧紧牵系,当一对狗夫妻有机会繁衍后代时,才会同心携手,密切合作来养育它们的子女。 爱的结晶 于是,在我家的群狗图中,接着又出现了第五只、第六只、第七只以及第八只狗,成为好大的一个社群。这些小东西诞生于五月的一个早晨,在黎明初破晓之前。生产的过程十分艰苦,足足折腾了一夜。 我们算算玛丽亚的预产期快到了,特别帮它准备了一个箱子,作为哺育幼犬的窝,可是准妈妈却对我们的好意不屑一顾,反而选了我衣柜后面的一个角落,作为藏身之地,并且动也不动,一直到几乎接近分娩的时刻才露面。在这个关键时刻,它的勇气已然消耗殆尽,在大约快要生产之前的一小时,玛丽亚显得很惊慌,急急忙忙想赶快再找一个更适合分娩的地方。沿着楼梯,它瞒珊地上上下下,看来狂乱焦躁,不时发出几声低吟,腹部两侧鼓鼓胀满。它一边走,血水和羊水一边顺着后腿流下来,染污了一身美丽的长毛。 当时米萨和它的主人待在自己家,宾哥和紫罗兰倒是都在旁边,目睹了紧张时刻。不过它们都很识时务,每当玛丽亚从它们身边匆匆掠过,它们就会赶紧让出一条路来。无论是人还是狗,不管我们说什么或做什么,似乎都无法让玛丽亚觉得安心,也不能让它冷静下来。这也难怪,初为人母,过去毫无经验,面临生命中最关键的时刻,玛丽亚害怕极了,别人对它好像也都爱莫能助,只能靠自己孤军奋斗。 终于,它跳上了我的床,决定要让我陪它一起生产。真可谓是千钧一发,说时迟那时快,第一只白色的小狗,已经迫不及待冒出来了。它长大之后成为我最钟爱的一只雪橇狗,取名叫苏西,在冬季雪橇比赛中曾获胜,是一只大大出过锋头的英雄。在往后的岁月中,它也尽得乃父真传,喜欢到外面自由自在地旅行,而它还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不止漫游于城市,更纵情于林野。后来它在森林中避遁了一只土狼,并且结为夫妇。当然这些又都是后话了,现在让我回到玛丽亚生产的现场,继续刚才的故事。 几乎连喘一口气的空档都没有,苏西的弟弟立刻也接着来到了人间,这是一只黑色的狗崽,块头比苏西还大,命名为温迪戈。后来又诞生了一对双胞胎,公的取名叫孺伊,母的则叫茉伊拉,它们俩个都是灰白相间,长得和它们的老爸米萨一模一样。   母性的光辉 至于玛丽亚如何了呢?一开始生产的时候,它呻吟了一阵子,但是几乎立刻发挥了母性,把自己的恐惧和痛苦暂丢一旁,开始处理生产的过程。实在不愧为一只优秀的狗儿,它把头绕过高举的后腿,放在腹股之间,嘴巴靠近阴道口,一只接一只把孩子从胎膜中弄出来,动作迅速。它一面用舌头舔,一面用前门牙咬住胎膜,并且把胎膜掀起来,以利小狗正常呼吸,然后用嘴把那一层薄膜往后拉,直到小狗的身体完全脱离胎膜为止。一转眼间,在玛丽亚锋利的牙齿旁边,一片片的胎膜,一圈圈缠绕的脐带,堆成了一座小山。接着它开始咬这些东西,撕成一小块一小块,慢慢吞进肚子里。这时候小狗己经朝它的肚子爬过来,准备找奶吃,它一面闻闻小宝贝,嘴里一面还不断处理善后工作。就是这样,小狗一脱离胎盘,它马上把胞衣吃到肚子里。每一只小狗诞生,它都能很快地处理好善后,而且做得很干净、很彻底,以至于在最小的荣伊拉安全诞生后,包括妈妈本身、四只小宝贝以及它们的窝,都己经弄得干干净净,所有善后工作一气呵成。   圣母玛丽亚 此时玛丽亚把后腿合拢,靠紧腹部,然后紧紧地蜡曲成一团毛球。整个生产过程中,我始终守护一旁,这时候却发生了一个大出我意料之外的结局,玛丽亚抬起眼睛,眨也不眨地瞪着我,目光中好像还带着敌意,我觉得它似乎是在责问我:“你在看什么?有什么好看?” 这是怎么回事?那个我平常熟悉的玛丽亚不见了,现在我只看到一只紧紧缩成一团的玛丽亚。它的头和耳朵机警地高高竖立,目光犀利,一眨也不眨地直视前方。我感觉得到,当它看我的时候,同时也看着门口,好像是希望我赶快出去。 通常人类的母亲是用双臂来保卫庇护子女,换成了狗妈妈,则是用腿来保护小狗。玛丽亚竭尽所能把自己的腿蜷曲起来,把小狗紧紧藏起来,紧到让人觉得那些小狗好像根本不存在。 “你还好吗?”“你要不要喝一些水?”我轻轻地对玛丽亚说,并且递给它一碗水。而玛丽亚只是冷冷地瞪着我,好像我是个陌生人,这时我真的只好离开。过了一会儿,我又走回来,我想解开它的腿,好瞧一瞧小狗崽,玛丽亚脸上的表情依然是防备的、冷冷的,还因此蜷曲得更紧。我发现除非我一鼓作气,强人所难,用蛮力把它的腿拉开,否则是很难看到它的小宝宝,可是我又实在不愿意这样做。因此我只好转来水磨功夫来软化它,一下子拿水来,一下子拿牛奶来,一下子又拿食物来,可是它一概不理睬。这时候它真正想要的是,所有的人通通离开房间,我只好第二度离开了。 第三次我又去探望的时候,它终于决定相信我一下下,一溜烟狂奔下楼,到外面去尿尿,尿完之后立刻一口气狂奔上楼,呼的一下跳到床上,把自己和小狗们调整到一个最舒服的位置。在那个时候,我有机会看到所有的小狗,干干净净的、粉扑扑的皮肤,温暖柔软。玛丽亚小心翼翼地把它们推成一堆,小家伙很快就睡着了。从那时开始,以及日后所有的岁月,终其一生,玛丽亚都是一位尽职而伟大的母亲,就像是狗世界里的圣母玛丽亚,我们给它取的这个名字,似乎还真是取对了。   狗爸爸来访 第二天,米萨的主人带它来探视小宝宝。我们谁也不敢预料将会发生什么事。就如平常一样,米萨小跑步迸到屋里,显得轻快而友善,可是当它第一眼看到玛丽亚,马上紧急煞车,愣在当场,动弹不得,同时态度上也产生一百八十度转变。很慢、很慢的,它的身体看起来轻微下沉,低头、垂耳,尾巴也垂落了下来,米萨就这样单独站在屋子中间,静静地伫立,目不转睛与玛丽亚四目相对。 这时我们已经帮玛丽亚找到一个箱子,很适合用来养育小宝宝,我们也帮它搬进去了,箱子仍然摆在我房间远远的一角。米萨进来时,玛丽亚正躺在箱子中,身体依然倦曲,也如往常一般把腿紧紧地倦起来,像一个掰不开的铁拳头,将小宝宝围护在自己胸前。即便如此,它仍旧抬着头,两只耳朵高高翘起,眼睛睁得老大,刻意从箱子口伸出头来,盯着米萨看。它的嘴唇向后拉,只露出几颗前齿,当它脸部表情透着坚定,直视目标的时候,那一瞬间也会看到它露出犬齿。 就我观察,玛丽亚的脸上既看不出欢迎米萨之意,但也不至于害怕米萨。它是那种为了保护儿女,随时可以准备好牺牲自己的母亲,不过至少在当时的情况下,它还不觉得有必要那样做。一段时间过去了,这两只狗就这样看着对方,在玛丽亚这方面,态度依然是十分坚定,犀利而机警。至于米萨呢,则是非常温柔、谨慎,几乎可说是如履薄冰。突然,安静而缓慢的,米萨把身体放得更低,眼睛仍然注视着玛丽亚,它缩紧自己的胃,竟然呕吐了起来。 此时,原本看得人神的一群人类观众,忽然议论纷纷起来,七嘴八舌地提出各种理论,试着解释为什么米萨会有这种看起来十分怪异的动作。有人说,也许是想到小狗而令它紧张,也有人说是因为太兴奋或出于忌妒,使它感到反胃,但这些都不是使它呕吐的真正原因。 事实上,米萨是借此动作向玛丽亚表示:我愿意负担抚养你和子女的责任。因为米萨正好不久前刚吃过东西,所以还来得及赶快吐出来给玛丽亚吃,而这些礼物更代表着一种承诺,表示今后愿意喂给它们更多的食物。就好像巴芬岛的大狼用这种方法来哺育它们的小狼。   敏锐的米萨 依我看来,在米萨这个动作的背后,真正令人费解的不是它为什么要呕吐,而是它怎么知道玛丽亚已经生了小狗?像米萨这样的一只狗,才只有两岁大,一直被人类豢养,又从来没有为狗父母的经验。而当时玛丽亚正把小狗紧紧拥在怀里,用胸部和腿密密夹住,藏身于大大的箱子中,恐怕连上帝都不见得能看到,更何况是米萨。那么米萨到底是如何知道,有一些小狗在箱子里面的呢? 这真是一个不容易回答的问题。因为当时小狗寂静无声,所以米萨应该不是听出来的,另外小狗身上也没有什么气味,至少我们人类闻不出来,所以米萨也有可能不是靠鼻子闻出来的,就算它真的闻出了一些特别的气味,它又怎么知道那就是小狗的气味?依我推测,一定是玛丽亚的某些举动告诉了米萨:自从上回我们分手以后,有一些事情已经发生了改变。但是米萨从前又没当过父亲,它怎么搞得清楚玛丽亚这些举动是什么意思?即使是如此,米萨还是准确接收了玛丽亚发出的讯息。就是在那一个早晨,米萨清清楚楚地显示出,它非常了解自己所面对的是什么:它已经身为狗父。恐怕没有任何其他狗可以像它一样深知自己的处境。   父子同游 自从扮演起父亲的角色,米萨就表现得很类似巴芬岛上的野狼。当小狗还在摇摆学步的阶段,它不太喜欢让它们绕着脚后跟打转,反而宁愿躲得高高的。所以如果小家伙在地板上玩耍,它就会跳到椅子或沙发上。当小狗长到接近四个月大的时候,米萨开始偶尔带着最年长的儿子出去漫游。 最初,当我发现米萨和它那只白色的大儿子同时不见了,我吓坏了(米萨自己是跳过篱笆跑出去的,而小家伙则是在老爸的协助下,新挖了一个地道,从篱笆下面挤出去的),不只是因为米萨做爸爸的能力,尚未获得我的认可,而且我也看不出米萨从狼祖先那儿遗传到了什么本领。万一发生问题,它是不是具有某些本能,可以让它和孩子化险为夷。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,仿佛看到米萨受到路途中某些事物的吸引,因而忘记了自己还带着一只小狗,以至于小家伙在离家好远的地方迷路了,彷徨无依,欲归不能。但事实上这种幻想从来未曾实现。 随着时光流逝,我愈来愈了解到,当米萨带着尚嫌稚嫩的苏西一同旅行,从来都不会跑得太远。而且很显然的,它不但不会跑得太快,也不会带苏西穿越危险的高速公路,当然更不至于冒险闯迸大圣伯纳狗的势力范围。据我所知,绝大多数时候,它跑得最远的地方就是带着苏西穿越邻居的后院,或是沿着一座大型墓场的边缘行动。因为在这些地方车子都会减速,也不会有什么危险的大狗忽然冲出来,惊吓到了它们父子。如果不是有一回偶然间碰到一位那座墓场的管理员,我恐怕永远也不会知道米萨都带着小朋友去过哪些地方。在我的脑海中,一直认为,带着一只槽糟懂懂的小狗到处乱跑,是不可原谅的,即使米萨邀请我和它一起去,我都不会答应。然而米萨偏偏从来没有邀请过我。   受益无穷的技能 无论如何,我想这只小白狗苏西追随着父亲,学到了无与伦比的旅行技巧,即使是年纪尚轻,已经十分出色。在它日后漫长又多姿多彩的生命中,这些技巧都使它受益无穷。 最富戏剧性的是有一次,在新罕布什州,一个接近摄氏零度的酷寒冬夜,苏西已经垂垂老矣,气虚体弱,又受到老年痴呆症(欧兹海莫症)病魔缠身,却耐着严寒蹒跚走进树林中。或许是因为太思念它的土狼伴侣,不久以前那只土狼在这附近失踪了。我非常担忧它的安危,发了狂似地穿越树林,呼喊搜寻。终于,我看见虚弱的苏西,面对呼啸北风,顶着飞舞雪花,一步一脚印地向前走,但它不是朝着我呼喊的声音而来,反而是直直朝着回家的路前进。这也许要归功于它父亲18年前给它的良好训练,老年痴呆症并没有影响它的方向感,仍然记得回家的路    

7章 我们一家都是狗

大约就在这个时候,第四只狗出现在这幅群狗图中,就是我前面提过的米萨。由于它的主人要远行去欧洲,想暂时把它寄养在我们家,因此特别于离开前带米萨来拜访,以便让狗儿慢慢习惯今后将要寄居的新家。

米萨给人的第一印象真是不同凡响,一马当先飞也似冲进前门来,主人只能在后面牢牢抓住链子,而链子已经被米萨扯得笔直。我们刚一解开它的链子,玛丽亚正好从厨房走出来,而宾哥也正好高视阔步,大摇大摆地下楼,准备查看到底是谁来访。依照过去的老规矩,宾哥此时扮演的角色是对着来客严厉地大吼,直到认为来人己经通过检查得以入内,它才会闭嘴,接着把前脚放在来访者的膝头,以表示准许进入或欢迎之意。然后它会转过身,抬头竖尾缓缓走在客人前面,像引领来客进入房子一般。

这一次,宾哥正好整以暇地走出来,预备重施故计,却在看到米萨的那一刻,忽然煞住脚步。哇!这从没见过面的家伙竟是如此的庞然巨物,赶快打起精神,摆出架式,非得好好给它一顿下马威不可。

一见钟情

然而,在另一方面,米萨对宾哥简直就是视而不见,目光越过宾哥的头,早已三步并做两步,轻滑向前,准确地在玛丽亚面前立定停住。玛丽亚则立刻屈身向前,作出邀请米萨一起玩的动作,它的身体语言似乎在说着:“追我!”而米萨也立即接受了这分邀

既快又轻,这一对快乐的伙伴风也似地绕着房间迅速移动,从沙发跳到餐桌椅,又从椅子跳到窗边木椅,再从窗边木椅跳到桌上。所有动作都是在极端安静中进行,除了桌椅因为受到震动而发出“磕磕磕”的声音,以及它们不小心碰倒了一堆书,或撞翻了桌上的摆设,所引起的乒乓声。但是它们自己是如此的轻盈,四只脚和地板之间几乎只有靖蜒点水般地接触。一边跳跃,眼中散发出光辉,全身充满了惊人的活力,这两只狗儿很明显的正沉醉在无比欢欣之中,如此美好的景象,可说是前所未见,令人大开眼界,我真想就这样看着它们不断追逐跳跃,直到永远。

当这一切迅速进行的同时,宾哥也很努力地想引起它们的注意,让它们感觉到自己的存在。它企图稳重地、昂首挺胸地穿梭于米萨的长腿之间,抬头看着米萨时,表现出一种庄重的神情,似乎想宣示它在这屋子里具有领袖的身分。

然而宾哥实在是太矮了,站在地板上和米萨之间有好大一段距离,况且当时米萨一心正和优雅的玛丽亚追逐玩耍,在家具间高来高去,对宾哥的种种作态毫无所悉。不过米萨愈是目中无人,宾哥愈是不甘示弱,更加摆出挑战的姿态。当米萨从沙发上弹跳起来的那一瞬间,宾哥奋勇冲向前,挡住米萨的去路,准备张嘴咬住米萨的腿,但没料到米萨仅仅是微微触地,立刻又飞跃而起,弹起的时候偏偏又不小心把宾哥撞了个四脚朝天。宾哥恼羞成怒,大吼一声追向米萨。

此时我们围观的几个主人好像才忽然大梦初醒,发现我们自己正被两只长毛翻飞、兴奋跳跃的狗儿绕得团团转,一时间大家开始去追宾哥,抓到它以后,送进另一个房间。此刻,米萨和玛丽亚仍然深深相互吸引,眼中只有对方,对于外界发生的所有混乱,根本浑然不觉。米萨甚至没注意到主人是什么时候离开的,而且似乎也不在意主人没有向它告别。

 

米萨和玛丽亚的欢愉

在它们初识之后大约一个星期,玛丽亚己经准备好可以交配了,它四只脚稳稳地抓地停立,抬起头,含情脉脉地凝视米萨。它轻轻移开尾巴,直到尾巴几乎紧紧贴住身体的一侧,米萨迈步向前,把前脚搭在玛丽亚的背上,然后性器官交接,由于玛丽亚还是个处女,它忍不住痛,呜呜地叫了一声,但是并没有挣扎逃开。不久,它们已经紧密接合,在这一刻,它们的耳朵松缓下垂,脸部表情透着温柔,不语含笑。嘴巴微微轻后,呼吸愈渐急促,体温也不断升高。接着它们转为臀部对臀部的姿势,并且双双躺在地板上。时光缓缓溜过,好一会儿之后,这对爱侣终于分开,然后辅过共看着对方,开始卿卿我我,绕着屋子欢喜雀跃。当时通向后院的门正好没关,它们一溜烟跑出去,又追又跳,何其幸福美满!

说起来宾哥也还真是了不起,值得引以为傲,整个交配过程中,宾哥都在场,似乎颇能分享它们的欢乐,也衷心为它们感到高兴。在米萨与玛丽亚亲热的当儿,宾哥始终保持柔和的神情,不断和我们互换愉悦的眼神,好像也想印证我们是不是乐见这桩终身大事,是不是和它一样有成人之美。不过,大多数时间它都只远远站在屋子的一角,没有打扰米萨和玛丽亚,除了偶尔一两次,宾哥靠过来瞧瞧,很温柔,也满高兴地样子(当目睹其他狗交配时,许多狗也会有这种表情)。不过宾哥并不是怀着什么鬼胎,甚至根本没有妄想在米萨之后,它是不是也有机会一亲芳泽。

宾哥不存非分之想是绝对正确的,因为玛丽亚从来就不曾对它假以辞色,遑论接受它的情意。在这一点上,玛丽亚和其他的狗便大不相同。一般来说,大多数母狗在一天内可以委身于好几只公狗,或是每天都换不同的伴侣。因为这种滥交的结果,有时候同一胎生下来的狗崽,可能就会是同母异父,也就是说一胎所生,却各有各的爸爸。由于玛丽亚是如此小心翼翼地为米萨守身如玉,因此当它去外面尿尿的时候,也不会刻意做记号。

依据狗的习惯,很多发情期中的母狗,常常在尿尿的时候,以后腿半蹲,然后再抬起一只腿,把尿洒向路边的一些大型目标上,通常可能是一棵树,以此作为根据地,去散发自己的气味。如果有人经过,脚上沾到尿味,就会帮它们把气味传递给远方的公狗。多年之后,米萨离开了我们,玛丽亚失去爱侣已久,才开始用这样的方法,让别的公狗知道它正处于发情状况。又过了好多年,玛丽亚才表示出愿意接受其他的狗作为伴侣(不过可怜的宾哥从来没有被列人候选名单)。

 

亲密爱侣

从它们相识的那一天起,米萨和玛丽亚便食同钵、行同路,连睡觉也腻在一起,耳鬓厮磨。当米萨来我们家初访那天,它的主人不久之后又去而复返,要带米萨回家,他们竟然必须大力拽着它走。不过,一个小时之后,这位多情种子又跳过自家的围篱,跑回我们家来了。米萨接着在我家后院演出一场携美私奔记。

它在我家木篱笆下面打了一个洞,带走了玛丽亚,而玛丽亚也乐得和它一起出去漫游旅行。有时它们会在外流连终日,甚至经常彻夜不归。而我则不时会在清晨时分,于我家前廊的台阶上发现这一对倦游归来、蜷曲高眠的夫妻。不过,由于我们这一区有禁止狗儿在外游荡的法律,为免玛丽亚陷身狗网,我们不得不将它禁足,防止它和米萨一起出去漫游。每逢这种时候,玛丽亚都会守在门边。痴痴盼郎归,只要一听见米萨回来了,它立刻一个箭步趋靠近,把鼻子埋人米萨的长毛,仔仔细细盘查一番,而米萨也鼓足了耐性,一动也不动地站着,让老婆检查个够。当然,这其实只是狗儿一向的本能而已,身为社会性的动物,某一只狗回来时,带着某一种气味,代表某一种讯息,让别的狗仔细闻它,也就是让别的狗分享它所带来的讯息

自米萨与玛丽亚陷人爱河,玛丽亚的家就成了米萨的家,而米萨在的地方也就是玛丽亚心之所系的地方。如果它们俩个没有办法一起出去旅行,为了玛丽亚,米萨一回来必定先来我家报到。当米萨单独出门,玛丽亚则会痴心等待,不是徘徊于门旁,就是傻傻望着窗外。一旦米萨的身影映人眼帘,它会立刻跳起来,我们也因此知道米萨回来了,打开门放它进来。

如果说狗也有这种罗曼蒂克的爱情,使得双方都能为爱人守节,甚至因此在性关系上也能忠贞不二,一定会有许多人嘴之以鼻。他们会反驳狗根木就缺乏情爱的观念,说狗也懂得爱情的人,只是强把人类自己的思想,移转到狗的身上。然而以我的观察,这种结论太武断了,也违背事实,与人类许多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相较,米萨和玛丽亚之间的爱毫不逊色。从它们的身上更显示出,罗曼蒂克的爱情,具有非凡的价值。即使是如罗密欧与莱丽叶那般回肠荡气的爱情,也可能发生在非人类的身上。而且论爱的强度、论爱的重要性,在在不输给人类。

由于这种爱情散发出紧紧牵系,当一对狗夫妻有机会繁衍后代时,才会同心携手,密切合作来养育它们的子女。


爱的结晶

于是,在我家的群狗图中,接着又出现了第五只、第六只、第七只以及第八只狗,成为好大的一个社群。这些小东西诞生于五月的一个早晨,在黎明初破晓之前。生产的过程十分艰苦,足足折腾了一夜。

我们算算玛丽亚的预产期快到了,特别帮它准备了一个箱子,作为哺育幼犬的窝,可是准妈妈却对我们的好意不屑一顾,反而选了我衣柜后面的一个角落,作为藏身之地,并且动也不动,一直到几乎接近分娩的时刻才露面。在这个关键时刻,它的勇气已然消耗殆尽,在大约快要生产之前的一小时,玛丽亚显得很惊慌,急急忙忙想赶快再找一个更适合分娩的地方。沿着楼梯,它瞒珊地上上下下,看来狂乱焦躁,不时发出几声低吟,腹部两侧鼓鼓胀满。它一边走,血水和羊水一边顺着后腿流下来,染污了一身美丽的长毛。

当时米萨和它的主人待在自己家,宾哥和紫罗兰倒是都在旁边,目睹了紧张时刻。不过它们都很识时务,每当玛丽亚从它们身边匆匆掠过,它们就会赶紧让出一条路来。无论是人还是狗,不管我们说什么或做什么,似乎都无法让玛丽亚觉得安心,也不能让它冷静下来。这也难怪,初为人母,过去毫无经验,面临生命中最关键的时刻,玛丽亚害怕极了,别人对它好像也都爱莫能助,只能靠自己孤军奋斗。

终于,它跳上了我的床,决定要让我陪它一起生产。真可谓是千钧一发,说时迟那时快,第一只白色的小狗,已经迫不及待冒出来了。它长大之后成为我最钟爱的一只雪橇狗,取名叫苏西,在冬季雪橇比赛中曾获胜,是一只大大出过锋头的英雄。在往后的岁月中,它也尽得乃父真传,喜欢到外面自由自在地旅行,而它还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不止漫游于城市,更纵情于林野。后来它在森林中避遁了一只土狼,并且结为夫妇。当然这些又都是后话了,现在让我回到玛丽亚生产的现场,继续刚才的故事。

几乎连喘一口气的空档都没有,苏西的弟弟立刻也接着来到了人间,这是一只黑色的狗崽,块头比苏西还大,命名为温迪戈。后来又诞生了一对双胞胎,公的取名叫孺伊,母的则叫茉伊拉,它们俩个都是灰白相间,长得和它们的老爸米萨一模一样。

 

母性的光辉

至于玛丽亚如何了呢?一开始生产的时候,它呻吟了一阵子,但是几乎立刻发挥了母性,把自己的恐惧和痛苦暂丢一旁,开始处理生产的过程。实在不愧为一只优秀的狗儿,它把头绕过高举的后腿,放在腹股之间,嘴巴靠近阴道口,一只接一只把孩子从胎膜中弄出来,动作迅速。它一面用舌头舔,一面用前门牙咬住胎膜,并且把胎膜掀起来,以利小狗正常呼吸,然后用嘴把那一层薄膜往后拉,直到小狗的身体完全脱离胎膜为止。一转眼间,在玛丽亚锋利的牙齿旁边,一片片的胎膜,一圈圈缠绕的脐带,堆成了一座小山。接着它开始咬这些东西,撕成一小块一小块,慢慢吞进肚子里。这时候小狗己经朝它的肚子爬过来,准备找奶吃,它一面闻闻小宝贝,嘴里一面还不断处理善后工作。就是这样,小狗一脱离胎盘,它马上把胞衣吃到肚子里。每一只小狗诞生,它都能很快地处理好善后,而且做得很干净、很彻底,以至于在最小的荣伊拉安全诞生后,包括妈妈本身、四只小宝贝以及它们的窝,都己经弄得干干净净,所有善后工作一气呵成。

 

圣母玛丽亚

此时玛丽亚把后腿合拢,靠紧腹部,然后紧紧地蜡曲成一团毛球。整个生产过程中,我始终守护一旁,这时候却发生了一个大出我意料之外的结局,玛丽亚抬起眼睛,眨也不眨地瞪着我,目光中好像还带着敌意,我觉得它似乎是在责问我:“你在看什么?有什么好看?”

这是怎么回事?那个我平常熟悉的玛丽亚不见了,现在我只看到一只紧紧缩成一团的玛丽亚。它的头和耳朵机警地高高竖立,目光犀利,一眨也不眨地直视前方。我感觉得到,当它看我的时候,同时也看着门口,好像是希望我赶快出去。

通常人类的母亲是用双臂来保卫庇护子女,换成了狗妈妈,则是用腿来保护小狗。玛丽亚竭尽所能把自己的腿蜷曲起来,把小狗紧紧藏起来,紧到让人觉得那些小狗好像根本不存在。

“你还好吗?”“你要不要喝一些水?”我轻轻地对玛丽亚说,并且递给它一碗水。而玛丽亚只是冷冷地瞪着我,好像我是个陌生人,这时我真的只好离开。过了一会儿,我又走回来,我想解开它的腿,好瞧一瞧小狗崽,玛丽亚脸上的表情依然是防备的、冷冷的,还因此蜷曲得更紧。我发现除非我一鼓作气,强人所难,用蛮力把它的腿拉开,否则是很难看到它的小宝宝,可是我又实在不愿意这样做。因此我只好转来水磨功夫来软化它,一下子拿水来,一下子拿牛奶来,一下子又拿食物来,可是它一概不理睬。这时候它真正想要的是,所有的人通通离开房间,我只好第二度离开了。

第三次我又去探望的时候,它终于决定相信我一下下,一溜烟狂奔下楼,到外面去尿尿,尿完之后立刻一口气狂奔上楼,呼的一下跳到床上,把自己和小狗们调整到一个最舒服的位置。在那个时候,我有机会看到所有的小狗,干干净净的、粉扑扑的皮肤,温暖柔软。玛丽亚小心翼翼地把它们推成一堆,小家伙很快就睡着了。从那时开始,以及日后所有的岁月,终其一生,玛丽亚都是一位尽职而伟大的母亲,就像是狗世界里的圣母玛丽亚,我们给它取的这个名字,似乎还真是取对了。

 

狗爸爸来访

第二天,米萨的主人带它来探视小宝宝。我们谁也不敢预料将会发生什么事。就如平常一样,米萨小跑步迸到屋里,显得轻快而友善,可是当它第一眼看到玛丽亚,马上紧急煞车,愣在当场,动弹不得,同时态度上也产生一百八十度转变。很慢、很慢的,它的身体看起来轻微下沉,低头、垂耳,尾巴也垂落了下来,米萨就这样单独站在屋子中间,静静地伫立,目不转睛与玛丽亚四目相对。

这时我们已经帮玛丽亚找到一个箱子,很适合用来养育小宝宝,我们也帮它搬进去了,箱子仍然摆在我房间远远的一角。米萨进来时,玛丽亚正躺在箱子中,身体依然倦曲,也如往常一般把腿紧紧地倦起来,像一个掰不开的铁拳头,将小宝宝围护在自己胸前。即便如此,它仍旧抬着头,两只耳朵高高翘起,眼睛睁得老大,刻意从箱子口伸出头来,盯着米萨看。它的嘴唇向后拉,只露出几颗前齿,当它脸部表情透着坚定,直视目标的时候,那一瞬间也会看到它露出犬齿。

就我观察,玛丽亚的脸上既看不出欢迎米萨之意,但也不至于害怕米萨。它是那种为了保护儿女,随时可以准备好牺牲自己的母亲,不过至少在当时的情况下,它还不觉得有必要那样做。一段时间过去了,这两只狗就这样看着对方,在玛丽亚这方面,态度依然是十分坚定,犀利而机警。至于米萨呢,则是非常温柔、谨慎,几乎可说是如履薄冰。突然,安静而缓慢的,米萨把身体放得更低,眼睛仍然注视着玛丽亚,它缩紧自己的胃,竟然呕吐了起来。

此时,原本看得人神的一群人类观众,忽然议论纷纷起来,七嘴八舌地提出各种理论,试着解释为什么米萨会有这种看起来十分怪异的动作。有人说,也许是想到小狗而令它紧张,也有人说是因为太兴奋或出于忌妒,使它感到反胃,但这些都不是使它呕吐的真正原因。

事实上,米萨是借此动作向玛丽亚表示:我愿意负担抚养你和子女的责任。因为米萨正好不久前刚吃过东西,所以还来得及赶快吐出来给玛丽亚吃,而这些礼物更代表着一种承诺,表示今后愿意喂给它们更多的食物。就好像巴芬岛的大狼用这种方法来哺育它们的小狼。

 

敏锐的米萨

依我看来,在米萨这个动作的背后,真正令人费解的不是它为什么要呕吐,而是它怎么知道玛丽亚已经生了小狗?像米萨这样的一只狗,才只有两岁大,一直被人类豢养,又从来没有为狗父母的经验。而当时玛丽亚正把小狗紧紧拥在怀里,用胸部和腿密密夹住,藏身于大大的箱子中,恐怕连上帝都不见得能看到,更何况是米萨。那么米萨到底是如何知道,有一些小狗在箱子里面的呢?

这真是一个不容易回答的问题。因为当时小狗寂静无声,所以米萨应该不是听出来的,另外小狗身上也没有什么气味,至少我们人类闻不出来,所以米萨也有可能不是靠鼻子闻出来的,就算它真的闻出了一些特别的气味,它又怎么知道那就是小狗的气味?依我推测,一定是玛丽亚的某些举动告诉了米萨:自从上回我们分手以后,有一些事情已经发生了改变。但是米萨从前又没当过父亲,它怎么搞得清楚玛丽亚这些举动是什么意思?即使是如此,米萨还是准确接收了玛丽亚发出的讯息。就是在那一个早晨,米萨清清楚楚地显示出,它非常了解自己所面对的是什么:它已经身为狗父。恐怕没有任何其他狗可以像它一样深知自己的处境。

 

父子同游

自从扮演起父亲的角色,米萨就表现得很类似巴芬岛上的野狼。当小狗还在摇摆学步的阶段,它不太喜欢让它们绕着脚后跟打转,反而宁愿躲得高高的。所以如果小家伙在地板上玩耍,它就会跳到椅子或沙发上。当小狗长到接近四个月大的时候,米萨开始偶尔带着最年长的儿子出去漫游。

最初,当我发现米萨和它那只白色的大儿子同时不见了,我吓坏了(米萨自己是跳过篱笆跑出去的,而小家伙则是在老爸的协助下,新挖了一个地道,从篱笆下面挤出去的),不只是因为米萨做爸爸的能力,尚未获得我的认可,而且我也看不出米萨从狼祖先那儿遗传到了什么本领。万一发生问题,它是不是具有某些本能,可以让它和孩子化险为夷。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,仿佛看到米萨受到路途中某些事物的吸引,因而忘记了自己还带着一只小狗,以至于小家伙在离家好远的地方迷路了,彷徨无依,欲归不能。但事实上这种幻想从来未曾实现。

随着时光流逝,我愈来愈了解到,当米萨带着尚嫌稚嫩的苏西一同旅行,从来都不会跑得太远。而且很显然的,它不但不会跑得太快,也不会带苏西穿越危险的高速公路,当然更不至于冒险闯迸大圣伯纳狗的势力范围。据我所知,绝大多数时候,它跑得最远的地方就是带着苏西穿越邻居的后院,或是沿着一座大型墓场的边缘行动。因为在这些地方车子都会减速,也不会有什么危险的大狗忽然冲出来,惊吓到了它们父子。如果不是有一回偶然间碰到一位那座墓场的管理员,我恐怕永远也不会知道米萨都带着小朋友去过哪些地方。在我的脑海中,一直认为,带着一只槽糟懂懂的小狗到处乱跑,是不可原谅的,即使米萨邀请我和它一起去,我都不会答应。然而米萨偏偏从来没有邀请过我。

 

受益无穷的技能

无论如何,我想这只小白狗苏西追随着父亲,学到了无与伦比的旅行技巧,即使是年纪尚轻,已经十分出色。在它日后漫长又多姿多彩的生命中,这些技巧都使它受益无穷。

最富戏剧性的是有一次,在新罕布什州,一个接近摄氏零度的酷寒冬夜,苏西已经垂垂老矣,气虚体弱,又受到老年痴呆症(欧兹海莫症)病魔缠身,却耐着严寒蹒跚走进树林中。或许是因为太思念它的土狼伴侣,不久以前那只土狼在这附近失踪了。我非常担忧它的安危,发了狂似地穿越树林,呼喊搜寻。终于,我看见虚弱的苏西,面对呼啸北风,顶着飞舞雪花,一步一脚印地向前走,但它不是朝着我呼喊的声音而来,反而是直直朝着回家的路前进。这也许要归功于它父亲18年前给它的良好训练,老年痴呆症并没有影响它的方向感,仍然记得回家的路

 

 


标签:狗的秘密生活 
相关评论
昆明宠宝利宠物医院 | 昆明盛美动物医院 |
copyright© 2005-2010 华西动物医院 , all rights reserved。站长:李发志 建站时间:2008-7-13 蜀ICP备05006894号